如何克服社交恐惧症,大方地与陌生人交流?

2019年11月21日 78 次阅读 0 条评论 1.18k 个文字

读到过一个心理学的专业术语——聚光灯效应。1999年,由季洛维奇和佐夫斯基提出:有时候我们总是不经意的把自己的问题放到无限大,当我们出丑时总以为人家会注意到,其实并不是这样的,人家或许当时会注意到可是事后马上就忘了。没有人会像你自己那样关注自己的。它的表现是,我们会普遍高估别人对我们的关注程度,换句话说,我们很在意自己给别人留下了什么印象,以至于我们倾向于认为别人对我们的关注程度,比别人实际给予的关注,要多得多。
细想想,不能大方与陌生人交流,源自于沟通的局促。这种局促的主因是我们太在意他人对我们的评判。但其实每个人的焦点都是自己。别人压根不在乎你。
你的紧张、尴尬和羞涩,在他人看来,并没有自以为的那么强烈。明白这一点,不如就索性任性和自我一些。陌生人又不是我女朋友,那么在意她干吗呢。对陌生人有好感,就去对他笑。不讲道理,不要试图说服他人,分享自己的世界就可以了。胡说八道也好。不说话沉默发呆也好。对他没好感,就远离。先有好感,又败坏好感,就果断拉黑。
我不想做西瓜,试图让每个人都感觉甜。做个榴莲也不错,讨厌的人很讨厌你,喜欢的人很喜欢。足够了。如何克服社交恐惧症,大方地与陌生人交流?
几年前学拳击,我开始明白,对待恐惧的事情,最简单粗暴的方法就是和它刚。拳击是一种与生活对抗的隐喻。它是种很矛盾的运动。防守需要拼死向前,躲闪的同时也在顺势反击。洛奇说,拳击重要的不是打出多重的拳,而是扛住多重的拳,并且依然向前。
它看似是两个人的对抗,其实讲的都是如何面对内心。
我找到一个拳击教练。他的断眉揭示了自己的身经百战,像个炫耀。第一次见面时,教练说,拳打在头上会蒙蒙的,你怕吗?我本来想嘴硬和他说不怕。但后来我说,因为怕才来。
那个时候,我低着头。他说,别看脚尖,看拳。拳头才是你的老大。然后他又说,眼神里不要有躲闪。你的任何一个躲闪都会暴露你的懦弱。
学了一年基本功后,我开始每周参加实战,但正如我无法克服沟通中的紧张,我也无法克制实战前的恐惧。有一次,实战完,我和教练摊牌。我问他以前比赛时,会不会也感到恐惧。
他说,当然会恐惧。有几年,甚至每天都活在比赛的恐惧当中。
我问他,那怎么办?
他说,只有恐惧到了极限,你运用的才是身体的本能。一套组合拳过来,通过身体本能躲闪,一套组合拳还回去。越是孤独紧张,越要知道本能就是你的后盾。越是胆怯,越要激烈进攻。
那个时刻坐在拳台边上,我才真正明白,拳击教我的不是好勇斗狠,不是消除紧张或怯懦,而是学会与负面情绪共生。这些内在的紧张、怯懦、消极、悲观,或许究其一生,我都无法打消它们。那至少做到不让它们控制自己。我去包容它们,就好了。
但当承认自己的无能为力,我才发现,反而开始变得从容。不去对抗,不去刷存在感,不去在意他人评判。“做自己就好”真是个万能答案。
至此为止,“如何大方地与陌生人交流”这个命题已经被我忘掉了。

要淡定,不生气、不和没素质的人发脾气。

文章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