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国家公祭日,请留一分钟给这份民族伤痛!请转发!(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影像录)

2017年12月13日 682 次阅读 0 条评论 3.59k 个文字

1937年12月13日

古城南京沦陷

在炼狱般的六周时间里

我30万同胞

惨遭日军屠杀

每12秒

就有一个生命消逝

时光飞逝

转眼80年

今天

隔着岁月回望

我们依然能清晰感知

那份民族的伤痛

今天

是第四个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

我们满含泪水

折菊天堂

祭奠逝者

他们曾是父亲,是丈夫,是儿子

是家庭的顶梁柱

却被日军无情枪杀

她们曾是母亲,是妻子,是女儿

是温暖的代名词

却被日军残暴蹂躏

他们是国难之时的受难者

戛然而止或被无情改变的人生命运

岂能忘记

累累白骨

还躺在纪念馆的“万人坑”里

名字被镌刻在“哭墙”上

那梦魇般的日子

岂能忘记

蚀骨之痛 民族之殇

当祭之以国!

今天上午10点01分

请留一分钟给这份民族的伤痛

我们举国公祭

寄托民族哀思

停驶 鸣笛 致哀

聆听

城市上空这痛彻心扉的警报声

今天

请点燃一支蜡烛

它会变成一颗明亮的星星

引领我们走向和平与光明

……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影像录

1937年12月侵华日军制造的南京大屠杀惨案,使30多万手无寸铁的中国平民和放下武器的士兵惨遭杀害,给劫后余生的幸存者留下难以抚平的伤痛和苦难记忆。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是那段惨痛历史的“活证”。80年岁月流逝,目前登记在册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已不足百人。

历史不因时间流逝而淡去。新华社记者历经多年先后寻访近百名南京大屠杀幸存者,走近他们的生活。

新华社记者 韩瑜庆、李响、季春鹏|摄

程文英

2017年8月8日,程文英吹口琴。这是她多年来的爱好。

18岁的程文英被保送上了苏北师范专科学校(翻拍照片)。

程文英,1936年1月8日生。1937年冬,程文英不到两岁。母亲说,当时父亲是勤杂工。日本人进入南京城时,她全家逃往江浦暂住。日本兵过江后,怀有身孕的母亲逃到附近水沟中躲藏,父亲看到住地起火想回家取物,途中被日本兵开枪杀害。程文英1960年成家,生育两子,毕业后分配到大厂中学做教师,后在南京科利华中学退休。2008年,丈夫因车祸意外离世,现与小儿子同住。

刘贵祥

2017年9月6日,刘贵祥在自己家中。

刘贵祥在50年代初的军装照(翻拍照片)。

刘贵祥,1930年7月23日生。当时家住南京下关五所村。日军进城那天,家里草房烧了起来,弟弟刘贵宝被烧伤。刘贵祥和家人从屋子里跑了出来,只见十多个日本兵端着枪,将老百姓往村里的水塘中赶,弟弟很快就死了。日本兵抢夺父亲手中祖传的鸳鸯剑不成,当场枪杀了父亲,村里还有十多个青壮年男子也被枪杀。刘贵祥育有两儿两女,现与大女儿同住,1978年老伴因病去世。

顾秀兰

2017年9月21日,病卧在床的顾秀兰。

上世纪40年代的顾秀兰(翻拍照片)。

顾秀兰,1924年11月10日生。1937年12月日军进城前,顾秀兰被父亲送到金陵女子大学难民收容所避难,一直躲到次年2月。顾秀兰生有两男两女,现在和小儿子龙晋源一家居住,目前已经卧床一年。

王义隆

2016年11月24日,王义隆老人在家中。

2016年11月24日,王义隆在厨房干活。

王义隆,1923年6月4日生。1937年冬,王义隆的外公在防空洞里被日本人打死,表姐被日本人强奸。日本兵在难民区外卖抢来的大米,王义隆去买米时,被日本兵用指挥刀砍伤头部,至今留有清晰的伤疤。王义隆育有两男两女四个孩子,后在南京保温瓶厂做工人。1978年老伴去世,小儿子后也去世。

陈德寿

2017年7月13日,陈德寿在自己家中读报。

陈德寿于2015年在日本名古屋做证言(翻拍照片)。

陈德寿,1932年10月18日生。1937年冬,日军进城,一个日本兵手拿长枪闯进他家中,强奸姑妈陈宝珠未遂后,将她连刺6刀杀死。他父亲陈怀仁去街上救火时也被杀害。2014年、2015年,陈德寿曾赴日本证言。陈德寿育有一儿一女,现与老伴一起生活。

马淑勤

2017年8月22日,马淑勤老人。

2017年8月22日,马淑勤在家中和宠物犬玩耍。

马淑勤,1927年7月12日生。日军侵占南京前,她三姐、四姐、五姐去汉口避难,父母带着大姐、二姐、小妹和她被困南京。日军轰炸南京时,为了避难,他们搬迁到安全区内管家桥附近居住。她家伙计二栓子被日本人带走,从此再无音讯。表哥为了保护表嫂,被日军一枪打死。马淑勤终生未嫁,过继了妹妹的儿子当养子,现和养子一家居住。

姚秀英

2017年8月10日,姚秀英与重外孙女在家玩耍。

2017年8月10日,姚秀英在出门前照镜子整装。

姚秀英,1931年8月8日生。1937年冬日军进城后,姚秀英一家八口(爷爷、奶奶、父母、姊妹弟兄4人)躲在地洞,被日军发现后朝地洞机枪扫射,母亲、姐姐、妹妹、弟弟被当场打死;第二天,爷爷被日本兵用刺刀戳死。姚秀英育有一儿一女,2008年丈夫去世,现与女儿住在一起,肾衰,每周需血透三次。

马庭禄

2017年7月12日,马庭禄在家中收听广播。

2017年7月12日,马庭禄用放大镜查看自己参加南京大屠杀71周年纪念日活动的照片。

马庭禄,1934年3月4日生,当时家住南京七家湾。日本兵进城时,马庭禄和祖母、伯父、父母、舅公、二姑爹、弟弟马庭宝一起逃进难民区避难。他亲眼看见父亲马玉泉、舅公温志学、二姑爹杨守林和许多人一起,被闯进难民区的日军用绳子捆绑着押上卡车,从此再无音讯。

沈桂英

2017年9月21日,沈桂英哭诉当年日军暴行。

2017年9月21日,沈桂英老人。

沈桂英,1928年12月21日生。1937年阴历冬月二十二日,沈桂英的父亲沈传和、叔叔沈传元被日军杀死;二伯伯沈传海,被日军带走后杳无音信;姑母被强奸未遂的日军枪杀;家里八间房屋被日军烧毁。沈桂英育有三女一男,现卧床不起,与大女儿同住;老伴健在。

佘子清

2014年12月4日,佘子清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家祭时诵读祭文。

2017年11月17日,佘子清的家人亲友一起为他送葬。

佘子清(已故),生于1934年4月12日。1937年冬日军进城后,佘子清的母亲佘赵氏被侵华日军残忍杀害。他逃到美国大使馆门前,头上被日本兵砸了一枪托,满脸是血,逃进大使馆才躲过一劫。自2004年3月起,老人到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当志愿讲解员,10年来讲解时间超过3000小时。

王素明

2017年9月14日,独居的王素明。

2017年9月14日,王素明与在美国定居的外孙女视频聊天。

王素明,1935年11月3日生。听母亲张正清回忆,侵华日军进入南京后,一日正在茶馆喝茶的父亲杨代佛被日军抓走拖上了卡车,从此再没音讯。怀孕两个多月的母亲因躲避日军而流产,日军还放火烧了她家的房子。王素明生有两女一男,2001年丈夫去世,现在独居。

袁桂龙

2017年7月18日,袁桂龙在家中。

2017年7月18日,袁桂龙在展示自己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证。

袁桂龙,1934年4月22日生。当时家住红花镇夹岗门附近。父亲袁德福被日军押到家北面的王庄村,用绳子绑在大树下,当作活人靶,身中十几刀后死去;伯父袁德宏也被日军带走,从此未归。家里十几间房屋被烧毁。袁桂龙还被日本兵用皮鞋踢断了腿。他育有一儿一女,现在和老伴居住。

李长富

2016年11月22日,李长富在家中躺椅上小憩。

2016年11月22日,李长富在自家门前。

李长富,1927年10月1日生。1937年冬,日军占领南京城后向六合进攻,他躲在家后院的地洞里躲过一劫,房屋被烧毁,曾目睹日军在村里烧杀抢掠。李长富育有三男三女,2010年老伴去世,现在独居。

王子华

2017年9月21日,王子华回忆自己当年的经历。

2017年9月21日,王子华展示被日军打伤的手臂。

王子华,1932年12月25日生。1937年12月14日,王子华与祖父、父母、两个哥哥和妹妹一家七口逃难,暂避到沙洲圩一处草房。次日,日军放火烧房,母亲一手拉着王子华,一手拉着他哥哥逃跑。日本兵开枪打伤母亲大腿和王子华的手臂。后来,王子华全家逃进难民区避难,三个多月后回到花神庙的家里,发现5间住宅及27间花房全部被日军烧毁。此后,王子华一直以种养花草、盆景为生。他1959年结婚,育有一男三女,现与儿子同住。

易兰英

2017年8月22日,易兰英在家中。

2017年8月22日,易兰英在厨房淘米做饭。

易兰英,1926年5月4日生。日军攻破南京时,易兰英和姐姐从南京市升州路老坊巷搬到五条巷的难民区,她俩在难民区躲过一次日本兵寻找“花姑娘”。曾亲眼看到日本兵将一名穿衬衫、吃早饭的小伙子用刺刀戳死,易兰英自己被一日本军官打掉一颗门牙。还曾亲眼看到一队日本兵到各户搜查,将七八十名青壮年男子绑走。

仇秀英

2017年9月29日,回忆往事中的仇秀英。

2016年12月4日,仇秀英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进行家祭。

仇秀英,1930年5月3日生。日军进城后,仇秀英一家躲在家门口的地窨里避难。一天,母亲和哥哥出地窨寻找食物,遭遇四、五个日本兵,母亲被子弹打成重伤后身亡,哥哥被日军抓走。仇秀英现与小儿子一家同住。

来源:微信公众号“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守候微光”

要淡定,不生气、不和没素质的人发脾气。

文章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