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推荐的书是张爱玲的《红玫瑰与白玫瑰》。男人都希望自己拥有两种玫瑰,一种是红玫瑰,另一种是白玫瑰。张爱玲关于男人心中红玫瑰和白玫瑰的比喻虽然有些老调,却如一柄锋利的手术刀,轻轻地划拉一下,便把脓口挑破了给你看。张爱玲说:“也许每一个男子全都有过这样的两个女人,至少两个。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变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还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沾的一粒饭黏子,红的却是心口上一颗朱砂痣。”

在佛教中,有一则故事,说的是一只修炼了几千年的蜘蛛固执己见,总认为世上最珍贵的是“得不到”和“已失去”的。后来佛将它点化为人,经过了人间一段奇遇,幡然醒悟:最珍贵的是“现在拥有”的。但很少有人能做到珍惜现在做拥有的。都是吃着锅里的,想着碗里的。男人其实对女人很专一的,永远都是喜欢18岁的,哪怕自己80岁了,还是喜欢18的。

男人听了,面上虽然不动声色,却是暗底击节,好一个聪慧女子,短短三句两言,便扎穿了自己心窝里那点略微见不得光的隐晦念想。女人听毕之后,怅然若失的同时,也是会在心底默默盘算的,到底自己是要做男人的蚊子血还是朱砂痣?

白玫瑰纯洁,红玫瑰热情。白玫瑰没有红玫瑰吸引,没有红玫瑰诱惑,没有红玫瑰刺激。红玫瑰没有白玫瑰安稳,没有白玫瑰忠诚,没有白玫瑰体面。白玫瑰是家,是责任,是别人的赞口。红玫瑰是艳遇,是没有负担的快活,是挑起征服欲的撩拨。然而,男人具有人最根本的特性:贪婪与冒险,而且毫不遮掩这种在道德上并不为人所鼓励的危险念头。拥有两者便是最好,达到此等局面的难度让他们跃跃欲试,渴望挑战,证明些什么,不知是向谁证明,也许是自己的虚荣心,那种属于男人的虚荣。

久了,就会厌倦,那些热情和钟情都会被时间勾引走。如若只留得红玫瑰在身旁,望着这朵红色干花,发皱的,燥热的,便会思念那不曾得着的“床前明月光”。如果与白玫瑰厮守消磨油盐人生,苦心经营着从白手奋斗得来的正途事业,美满家庭,对白色的妻身上由于没有爱,已找不到些许原本由于青春带来的清纯,衣服上沾的一粒饭粒,干了,坚硬,挖去,只剩下些呆板和乏味,自怨自艾地抚摸着自己心口的朱砂痣,怜惜自己。你或许可以同时占有两者,但你无法拥有两者。节与烈,本是节烈一词,却是矛盾双方,他站在中间,犹豫着该转向那一面,奢望着张开双臂把双方都拢入怀中带回家却又不能,于是成为一种难堪的相对,他要赶快作出决定,不然将一无所有。你会怎么选择呢?你的命运又会如何呢?红玫瑰的命运会怎样?白玫瑰的命运又会怎样?

读着张爱玲的《红玫瑰与白玫瑰》,体会着的不是作品中的人物命运,而是自己漫漫荡荡的人生。无论怎样,生活还要继续,爱情也会继续。

正文结束

本文标题:小说《红玫瑰与白玫瑰》全文电子版下载阅读

本文链接:https://www.najest.com/1621.html

除非另有说明,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

声明: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最后修改:2022 年 04 月 25 日

每一次提笔的我们,就像街边的街头艺人,用笔唱着自己的歌谣。

如果有一天您感动了,那么期待您请我来一杯咖啡,感谢您的赞赏!